環境問題,就是正義問題。誰消費?誰污染?誰承受?誰又有能力逃避?...沒有社會正義,就沒有環境正義!

公平貿易

星期二, 3月 25, 2008

全球化 台灣的下一課(載於中時論壇 2008.03.25)

雖說國民黨這次大贏二二一萬票,也創下歷年總統大選的最高得票數;但與四年前總統大選相比,也不過就是有一百萬人從原本支持民進黨轉而支持國民黨,又或者說十個人中有一人改變了投票的意向,所謂的中間選民,大概就是這個區塊。與其說中間選民是厭惡了貪腐的民進黨,還倒不如說中間選民是擔心台灣在全球化的浪潮中被邊緣化,因為曾經支持過民進黨的中間選民,應該不會認為國民黨這塊招牌比較清廉;所以從兩黨得票的版塊看,民進黨輸掉了濁水溪以北的版圖、以及所有的直轄市與省轄市,或許這代表著經濟活動密集的區域是無法再忍受為了抽象的本土意識而進行的鎖國的政策。

 完成二次政黨輪替,台灣花了二十年的時間終於從民主化的課堂中結業。儘管許多人認為現在政治情勢是倒退二十年,又回到國民黨一黨獨大的局面,但是一黨獨大與獨裁專政畢竟不同,言論自由、資訊公開、司法獨立、人權保障等等問題已經在這二十年的民主化浪潮中前進一大步,雖然不盡滿意,可如今人民選擇埋葬當年的人權律師,某種程度已經代表那些問題已經不是當前社會的主要矛盾。民意如流水,並非民意喜新厭舊,只是失敗者沒有掌握住浪潮與趨勢。

 四年前陳水扁在毫無政績的情況下險勝,只因連、宋還穿著前朝的衣冠,在民主化的浪頭下不得不低頭。同理可證,未來的四年,倘若民進黨仍固守著本土意識而忽略的全球化的發展,馬英九只需開放三通,就算毫無其他建樹也可以輕鬆連任。全球化年代的政治操作,絕對不是圍堵與對立,中國承接了全世界的資金與目光,台灣若要站在全球化的浪潮上,就不可能不面對中國。因此,開放三通就如同二十年前的解嚴一樣,誰能衝破這到關卡,誰就站在不斷追高的浪頭上,而且,只要開了門,未來二十年的發展是誰也擋不了的。

 全球化時代,人流是重要的表徵,因工作、婚嫁、求學等因素而旅居海外是非常平凡的事。民進黨操作馬英九的省籍、綠卡、以及回國投票藝人等議題是非常不恰當,從結果也顯出這種操作是得不到中間選民的認同,而且未來可操作的空間只會越來越小,因外籍配偶、混血子女只會越來越多,連美國都可能出現一位黑人總統,台灣怎可能確保未來的領袖一定要是純種的台灣人。

 社會學大師紀登斯曾說:全球化是個必然的趨勢,只要它不失控。換句話說,全球化不見得是一件好事,卻是一件不得不面對的事。開放三通之後,台灣將把全球化的拼圖接上最後且最大的一塊,未來的衝擊有正有負,總之這塊拼圖是再也拿不掉了。兩岸交流的屏障屏除後,環境生態、農業發展、勞動權益等種種問題將會浮現,嚴苛的考驗著民間社會與政黨的應變能力。如何治理一個與中國接軌的全球化下的台灣,而且還能保障台灣的利益,這才是各個政黨與政治人物的課題。

 客觀的說,民進黨在地方的執政成績普遍比國民黨優,何以這八年的中央執政經驗卻是一敗塗地,原因就在民進黨從來沒想像過一個全球化下的台灣是什麼樣貌。令人感到憂心的是國民黨的施政能力不佳,卻只是風水轉到了正確的方向而坐上大位。現在說三通就跟二十年前喊民主一樣簡單,可是未來二十年因為全球化而衍生出的問題,以目前國民黨的體質看起來,台灣可能也不見得會風調雨順。

 倘若民進黨還要以確保台灣的主體性為訴求來在四年之後國民黨競爭,恐怕再也無法以辱罵、敵對的鎖國方式來選舉,應該提出全球化下的台灣願景與治理能力的證明,所以,本土化的民主進步黨能否脫胎換骨成為全球化的民主進步黨,才是關係著國民黨是否會掌權二十年的關鍵。

1 意見:

ayogu 提到...

文彥:
我終於看到你們的網頁還有你的網誌了,好棒!你的這篇文章也寫得很中肯有力,隱約指出了台灣的下一個社會是長得甚麼樣子?我認為運動最好的理論就是實踐!台灣需要像你這樣有反省力又有實踐力的年輕人(你還年輕拉),像我們這樣的老人家(哈!我也還不老啦)上不上下不下的,實在需要更大的勇氣改變自己,或者說已經很難改變了!頂多有能力看到下一個浪頭卻無法再像衝浪好手一樣乘浪嬉戲冒險了!

記得第一次聽到生祥的"噢"那首歌時,他已經走出客家了!我對自己說我已經走在他的後面了,秀雲的公共藝術完成時,我又一次有這樣的感覺,那天到你的公司\咖啡廳\工作室,又再一次撞到鏗鏘有力的撞擊,很高興很高興也有些慌亂,我的感動是現在時代都屬與你們了!我們呢?我好像被淹沒在一波接一潑的浪頭哩,除了張羅灣地灣妹,偶而給朋友一些掌聲,我快要看不到自己了.....!

最高興的是你沒有把生命浪費在口水的內耗上,也沒有掉進虛幻掌聲的美麗陷阱哩,認真去實踐了你的理念與想法!
加油喔!握手!
阿有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