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問題,就是正義問題。誰消費?誰污染?誰承受?誰又有能力逃避?...沒有社會正義,就沒有環境正義!

公平貿易

星期二, 1月 15, 2008

後扁時代的社運之路(2008.1.15/載於中時論壇)

從三年前單一選區兩票制的修定,許多人早就預言民進黨會在這次國會的選舉上挫敗,只可惜社會進步力量並沒有因為兩票制而奪得席次;反倒是在野八年,不曾提出過任何進步性主張,也不曾與任何社會進步力量合作的國民黨,只因民進黨的墮落與傲慢,就獲得了空前的勝利。這種「矯枉過正」的後扁時代政治結構,民間社會是否會就此認同新威權時代的穩定發展而趨向保守,還是社會運動會成為民進黨失業政客的疏洪道而讓街頭運動的烽火再起?

 在民進黨未執政前,許多社運力量集結目的都是為了打倒執政五十年的國民黨。這種高度政治化與投機的利用社會運動,曾經在民進黨執政後迅速的掏空社運資源;其中最經典的案例,就是曾經聽到某位反核運動的前輩說,「反核就是反獨裁,現在已經沒有獨裁,不用反核了!」。這種結果讓許多傳統的社運團體在過去幾年走到一條非常狹窄,而且自我標榜為高道德的「去政治化路線」。社運團體去政治的因素相當複雜,交雜著每個團體或個人的政治關係與歷史脈絡,有人因為仰賴政府部門的委託案而自動去掉牙齒;有人因為擔心被扣上「搞社運就是為了選舉」的刻版印象,也自動放棄「社運政治化」的企圖,自甘於當個壓力團體,遊走於各黨派之間;最後還有一種人,完全走不出被民進黨背叛的陰影,成為徹頭徹尾的「去政治化」,埋首於社區組織、草根群眾,經營一塊自己的小天地,不容任何政治力量進入,也拒絕與任何政治人物對話。

 如今,民進黨的慘敗,頓時有許多政治人物及其黨羽失業,現在有人說要重回街頭,振興黨外精神。倘若如此,那民間社會可能在未來四年要迎接相當大的衝擊,那些仰賴政府經費的社團是否再次與民進黨走上街頭?那些自甘於當個壓力團體的朋友,是否會因為社運再次被高度政治動員而快速地被邊緣化?至於已經「去政治」而擁有自己一小塊天地的社運居士,相信改變也不會太大,但社會的影響力也不會太大。但這是否就是未來幾年民間社會的全貌?我相信,那絕不是!

 民進黨執政這幾年,我們更清楚的看到兩黨政治只是形成兩個形貌相仿的既得利益者,一個叫執政黨,另一個叫準執政黨。過去用所謂統/獨、本土/非本土所畫分的政治勢力已經沒有任何價值,因為在這次選舉中已經證實,那種延續舊有意識形態所分裂出來的小黨,不是被收編,就是泡沫化。倘若今年三月真的進行政黨二次輪替,民進黨未來若執著在舊有的意識形態,除非國民黨再次分裂,否則民進黨是永無翻身機會。台灣人民欠那些民主先烈的,這八年的災難早就已經還清!

 過去八年,當台灣島內陷入「民主內戰」,全世界正因「全球化」、「全球暖化」等議題而興起相當多的新興社會運動,如:反自由貿易、抗暖化、自由軟體、反彈性勞動、收復街道、倫理消費、同志人權等等,其實台灣在這些議題上都沒有缺席,從綠黨這次的得票數可以看見,這些議題已經累積出具體的能量。所以,終結民主內戰的方式不是加入內戰,而是放眼國際。台灣不是要加入國際社會嗎?怎可忽視當前全球共同關注議題!台灣不是要拼經濟嗎?怎可忽視那些已開發國家從上述議題中所發展出來的「新經濟模式」!舊官僚與舊政治,只會與國際潮流背道而馳,倘若國民黨回復傳統的拚經濟模式,新興社會運動會教訓他,經濟絕對不是那麼拚的!

 沒有經歷過黨外運動的社運新血,或者早已走出台灣、放眼國際的新興社運團體,這些從全球視野而集結的政治力量才是未來關鍵性的角色。我們看到西雅圖和香港反全球化的大規模群眾運動,以及峇里島氣候變遷會議中逼迫美國簽字的國際社會力量,這些關注地球、人類與生態的意識形態,是非常激進而且不會被綁架的政治力量。所以,民進黨若選擇回黨外精神,對於民間社會的唯一貢獻,可能是多了許多集遊法的受難者,最終廢止集遊法,還給許多被民進黨政府以集遊法而起訴的社運人士公道!

1 意見:

James Wu 提到...

So great!